布衣蔬食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妙语连珠 > 正文内容

【教师职业道德修养】语文教师的修养准备之偏见

来源:布衣蔬食网   时间: 2019-03-17

作文「语文教师的修养准备之偏见」共有 4636 个字,其中有 4095 个汉字,7 个英文,60 个数字,474 个标点符号。作者佚名,请您欣赏。玛雅作文网荟萃众多优秀学生作文,如果想要浏览更多相关作文,请使用网站顶部的作文搜索引擎进行搜索。本站作文虽然不乏优秀之作,但仅为同学们学习交流的习作,不能当作范文使用,希望对同学们有所帮助。

接到晓苏主编的约稿通知,我有几分惶惑。晓苏先生是小说家,我也写小说,倘是讨论小说的话题,我是不惮于胡说八道的。但是就教书而言,我从教近30年,到现在还弄不明白语文该怎样教。我的父亲是中学语文老师,母亲是小学语文老师,他们是真的热爱教育事业,考大学填志愿,父亲做主报的是师范学院,我每次有改行的机遇,母亲都明确反对,做教师挺好。我也立志做一个优秀的中学语文教师,但是讲实话,越做越痛苦,离父母的要求距离越行越远。从表象看,我从乡镇中学做起,调入县城重点中学,再调入省城重点中学,而且是全省排名第一的中学,似乎在不断进步。但是从我的职业心态而言,是每况愈下,对语文教育的希望越来越渺茫。父亲已经年近80,每次问到我的工作,首先是问什么时候才能评上特级教师,这是他当年没实现的理想,父债子承,他欠下的非得让我还上。我曾经朝这个目标发愤努力过,在2001到2007年我发表了80多篇教学文章,我不敢称论文,我内心里觉得那是对“论文” 这个词眼的侮辱。我反复阅读新课改的相关文件和报告,阅读新课改的相关理论书籍,研究特级教师们的教法和教学理论,最终发现,理论是理论,实践是实践,很多名师说的是一套,做的是-套,相信那些说法的人是傻帽。冷静一想,名师们也有苦衷,在当前教育环境下,真正的教改是不存在生存空间的。前一阵子看到钱理群先生的文章,他发出了对中学语文教育“绝望”的哀叹,我只是会心一笑。有些插队知青重返故地,回忆起当年的艰苦生活号啕大哭,我不以为然,那块土地上的同龄人终其一生过着那种艰苦而绝望的日子,他们连埋怨的权利都没有。好在有改革开放,许多人逃离了那块土地,进城打工了。我觉得我跟他们一样的命运,即使不逃离,也可以解放自己,同一块土地上各人有各人的活法。2007年,我有幸被评为市学科带头人,省“333” 科学技术带头人,距特级教师的光荣称号就一步之遥了,治癫痫病医院哪家较好我却退缩了,我惧怕我自由自在的课堂被大师们放进abcd的评课标准里肢解,害怕上那些为表演而表演的公开课,害怕再写那些为发表而发表的误导同行的文字。从2008年到2011年,我基本上没有发表关于教学方面的文章,偶尓有约稿,也都是锋芒毕露,不讨人喜欢。王栋生先生写过一本书,《不跪着教书》,我相信他可以做到。他的一位同事,南师附中的语文教师王雷,也在一定意义上做到了,这家伙宣称,在当下的教育环境下,教师应以做名师为耻!这道理行内人都心知肚明,但王雷说出来了,不但说出来,他还当真了。作为业内优秀的语文教师,他放弃了所有荣誉称号的参评,我行我素地推行他的教学实践。应该承认,绝大部分教师做不到,比如说我,就抵挡不了做名师的诱惑,只是跪得累了,常常要站起来直一下腰。其实跪着也能做许多事,在我的家乡,有一种农活叫“跪田”, 真的跪在稻田里,裤裆下夹着一行秧苗,双手拔掉秧苗周围的杂草。连钱教授那样的名教授都抗争不了中学教育的现状,我等小人物不跪着前行还能奈何。但是,跪着有跪着的好处,目标小,能把手够得着的杂草拔几棵,能趁人不注意时干点自己喜欢干的事。教师说到底吃的是碗良心饭,你可以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,实践自己的语文教学理念,在屈服于升学率淫威的前提下,力争做一个自尊自爱追求理想主义教育理念的语文教师。
语文教师首先要解放自己
若干年前,语文高考试题盛行标准化选择题,名曰培养学生的逻辑思维能力。从那时开始,我对这根指挥棒就有了怀疑。老话说,文无第一,武无第二,就是说文科的评价标准无标准答案,从小处说,标准化试题有利于阅卷,从大处说,非此即彼,避免争论,有利于和谐社会。但是我以为文科最重要的是培养批判性思维,有质疑有多元理解,才有创新。钱学森之问的答案首先当追问语文教育的导向。我个人以为,那些鼓吹语文工具论的语文教育专家难辞其咎,既然明确提出了语文的外延等同于生活的外延,语文的广阔性远大于一门学科,为什么还要狭隘地强调工具论?我们的语文教育只是承担培养工具,培养不出独立的人文主义者,那么语文学科也成了可怜的工具。
要想让学生有独立的批判精神,教师必须有独立的人格,有观察和思考的能力。目前的语文教师普遍独立思考能力缺失,是因为语文教学不需要教师去独立思考。多年前,我在一所中学做教务主任,一位语文老师临时调走,我对校长说,到劳处市场上找一位务工人员,只要他初中毕业,只要羊颠疯可以治疗好吗他循规蹈矩,都能胜任。校长以为我说笑话,其实我说的是实话。现在的语文教师,配发教学参考书和配套试卷,课件是现成的,答案是标准的,你要是有自己的想法反而会害学生失分。
我在乡镇中学多年,带过多届高三,每年都把高考语文试卷当圣典研究。学生要分数,你不能耽误孩子们考大学。我也要分数,考得差要吃校长的白眼。跪下来是必须的,但是,内心是屈辱和痛苦的。只有读书,疯狂地读书,才能忘却眼前的现实,才能有一点自我解脫。直到我调入现在这所中学,我的语文课堂才相对自由。我目前任教的外校,毕业生绝大部分是出国留学和保送高校,高考压力相对轻一点。某种意义上说,西方的招生制度解救了我的语文课堂,不论是雅思托福,还是Sat,都要求学生时事分析和文学阅读个性化多元化。我在讲解课文时可以纵横开拓,可以发表我的个人见解,引导学生批判性解读文本。
前不久我参加教育部“国培计划”培训,同学开课上《包身工》,应该说设计很有新意,把央视的“幸福”釆访和包身工的悲惨生活对比组合,最后引导学生批判旧制度,感恩幸福。我应邀评课,忍不住提出了不同意见,包身工的悲惨其实是源于资本的罪恶,人性的贪婪和凶残。我们今天的媒体上也不乏“十三跳”和逼良为娼的报导。有同学质问,如果你余老师开公开课,敢违背教学目标,按自己的思考解读吗?
我没有回答,我发现做一个语文教师是需要勇气的。
阅读和写作是语文教师飞翔的双翼
如果说我与别的语文教师有所不同,除了写小说,就是书读得多一些。读书是多年养成的习惯,已经成为我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。最初几年,喜欢读哲学,不能自拔,甚至有了考哲学专业研究生的打算,终因外语不过关而作罢。后来有几年,又喜欢上历史,将历史系学生的专业书通读了一遍,尤其喜欢欧洲史,至今还保留着几本哲学和历史的读书笔记。贯穿我读书生涯的当然是读小说,对一个写小说的人而言读大师经典是盛宴,也是致敬。 写作期读小说时,我是一个功利型阅读的家伙,世界范围内的优秀作品浩如烟海,我梦想的好日子当然是每天不上班不应付各色人等,躲在书房里安心读喜欢的书。但这不现实,我只能把阅读当作是对写作的一种犒赏,读什么与写什么最好有一点关联,所以读到好书便如吃到美味佳肴,慢慢咀嚼。读到烂书,便如遇上臭鸡蛋,胃口大败。今年我写作计划中有一个少年视角的题材,我阅读的书目中就有明显的倾向,比如德国作家西格弗里德·伦茨的《德儿童得癫痫病可以治好吗语课》,比如匈牙利作家雅歌塔·克里斯多夫的《恶童日记》等作品,读这些作品的出发点首先是借鉴大师们的写作技巧,其次是给自己找点障碍,主要是情节上要提高警惕,人家如此这般写过了,你得超越,没能耐超越你就避开,免得你沾沾自喜的时候人家笑话你是拾人牙慧。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,称之为“以写促读”。
教小说散文时,我读书是围绕课文作者读,作者传记,作者其它代表作,相关作品评论等,我觉得一个语文教师教完一篇课文,应该能给学生开出一个推荐阅读书目,应该能在深度广度上把握课文,在应对学生的问题时从容不迫。这样读书的附加效应,是我写下了一些对课文个性解读的批评文章。
不存在没有时间读书的借口,有雷锋同志的“钉子”精神为证。
写小说是我的兴趣,从大四时在《雨花》杂志发表第一篇小说到现在,大概发表有百万字的小说,2007年以来小说有了一点起色,在《人民文学》《中国作家》《钟山》《花城》《作家》《上海文学》《北京文学》等发表若干长中短篇小说,小说十多次入选选刊和年度选本。中篇《愤怒的小鸟》获人民文学奖,中篇《不二》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和《中篇小说选刊》双年奖,中篇《入流》获2011《小说选刊》年度奖和《人民文学》2011年度小说奖,作品受到了国內诸多评论家的好评。如果说写小说与语文教师职业有什么关联,我如实告诉你,写作前我必须告诫自己,我现在不是语文老师,我是小说家,将那些课堂上的语文观念撇到一边。
写小说不能评职称,辛苦,属自讨苦吃。但是一个写小说的语文教师应该对指导写作有更多的发言权,因为写,他必须读,读书多,他同时也应该对阅读理解有更多发言权。我这样说得罪人,有虚夸同好之嫌。但是一个不读书不写作的语文教师,是没有说服力的。我几年前就在学校开设选修课“小说时评”,今年又开设选修课“创意阅读与写作”,像钱理群先生到中学开设的文学课一样,与高考分数直接挂不上钩,不受大多数学生欢迎,但总还是有少数学生喜欢,这就给了我慰藉。
语文教师要勇敢投身社会,追求有品位的生活
语文教学在名师那里被称为艺术,艺术从业者可以称为雅士,我由此推论,语文教师可以追求优雅的生活。优雅的生活是需要经济基础的,但是我们可以对这个概念做另外一种诠释,追求品牌文化是雅,品高档红酒是雅,扪虱清谈也是一种雅。我总觉得语文教师必须有一种文化追求,棋琴书画也好,集邮摄影也好,爱盆景藏安阳看癫痫病专科医院古帀也好,这样的追求会引导我们走进生活,探究中享受到艺术熏陶。
教师历来被视为寒酸人等,从穷秀才到“臭老九”,似乎不寒酸就难为人师。我在从业的那一天,就从父母的身上看到了自己的眀天。2002年我刚调入南京,租住在潮湿阴冷的简陋公寓里,我坐在矮凳上埋头抽烟,觉得一个男人不能为妻子女儿创造优裕的生活,惭愧不已。学校房改已结束,靠工资买房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。教师唯一的副业是做家教,我不愿意将自己的业余时间放到家教上,众所周知,语文家教的行情远比不上数学英语等学科。不能有钱,那至少得保证有闲。我鄙视那些不准教师带家教的教育官僚,只要是明明白白地凭劳动挣钱,不搞哄蒙拐骗,那就符合市场经济规律,只是我本人不愿选择这种方式而已。以最快的速度最少的时间挣钱,只有从商。我不得不把课余时间分出一部分经商,我业余做了包工头,兼职广告创意,等到几年后我心生倦意,我发现我即使歇手也能过得很好,我就洗手不干了。我感谢这一段生活体验,它为我积累了生活素材,这在我的小说中体现充分。更重要的是,使我对语文教学有了新的看法,我真正明白了什么是语文的外延等同于生活的外延,我们的语文课堂离社会生活太遥远了。我觉得怎样说话怎样观察人怎样创意是语文不能忽视的内容,尽管高考不考,但那是有效的生活语文。想当年,叶圣陶老建议把“国文”改为“语文”,一字之变强调的就是说话,就是口语表达,如今名存实亡了。我在课前五分钟安排学生演讲,倡导学生进行情境对话,指导学生创意作文。我觉得生活本身存在艺术性。
年近半百,我终于在教学之外,可以安心地做自己喜欢的事了,读书和写小说。我对目前的教育体制心生敬畏,把女儿送去了大洋彼岸读书。我不能安心的是,我们的语文教学何时才能回归语文?语文教师何时才能成为一种自由而优雅的职业?
余一鸣,1963年生,江苏省333中青年科学技术带头人,南京市语文学科带头人,南京外国语学校教师。出版有教学论著《研究性学习的实践与思考》﹙获江苏省第二届﹙1995-2005年﹚教育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﹚、教育随笔《我自守望》,在《人民教育》《中学语文教学》《语文教学与研究》等发表教学文章九十多篇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江苏省作协重点长篇签约作家。出版有中、短篇小说选三本。责任编校:晓 苏

语文教师的修养准备之偏见相关推荐: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© zw.kbvlz.com  布衣蔬食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-2